<var id="l1v5x"></var>
<var id="l1v5x"><strike id="l1v5x"><thead id="l1v5x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l1v5x"><video id="l1v5x"><menuitem id="l1v5x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l1v5x"><video id="l1v5x"><thead id="l1v5x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l1v5x"></cite>
<var id="l1v5x"><video id="l1v5x"><listing id="l1v5x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l1v5x"></cite>
<var id="l1v5x"></var>
Discuz! Board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

资讯

订阅

天箭科技IPO,好尴尬,创始团队多人退出

2019-11-12| 来源:互联网| 查看: 317| 评论: 0

摘要: 原标题:天箭科技IPO,好尴尬,创始团队多人退出成都天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天箭科技)已在证监会披......
高尔夫球杆 http://news.yesky.com/hotnews/448/1664377948.shtml

原标题:天箭科技IPO,好尴尬,创始团队多人退出

成都天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天箭科技)已在证监会披露《招股说明书》(申报稿),准备冲刺A股。资料表明,天箭科技主要从事固态微波前端等产品研发,产品主要应用于雷达系统、卫星通信、测控等领域。该公司由楼继勇、陈镭、梅宏三人控制了93%以上股权。本次拟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1790万股,拟在深交所上市。近期,有关天箭科技在经营、公司股权结构方面的质疑声不断,而览富财经IPO研究中心进一步梳理发现,除了上述问题之外,天箭科技面临着一定的财务风险,同时公司治理方面也存在着不完善的地方。

三大财务风险压顶

应收账款周转较慢带来的回收风险、存货金额较大带来的产品减值风险,以及应收账款和存货金额较大带来的流动资金风险,三大财务风险让天箭科技的经营犹如走钢丝,容不得半点闪失。

招股书资料表明,报告期各期末,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0,339.23万元、13,884.31万元和22,809.48万元,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5.05%、37.04%和49.53%。报告期内,公司应收账款的周转率分别为1.82次、1.37次和1.43次。天箭科技表示,虽然截止到目前未曾发生过不能偿还货款的情况,但大额应收账款减缓了公司资金回笼速度,给公司带来了一定的资金压力。

同时,报告期各期末,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9,133.57万元、7,161.22万元和6,771.40万元,占各期末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0.96%、19.11%和14.70%。报告期内,存货周转率分别为0.88、0.97和2.04。面对这种状况,天箭科技坦陈,公司存货余额较大、存货周转率水平较低。

与此同时,天箭科技还面临着应收账款和存货金额较大带来的流动资金风险。报告期各期末,公司应收账款和存货合计金额较大,分别为19,472.80万元、21,045.53万元和29,580.88万元,占同期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6.01%、56.15%和64.24%。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31.80万元、4,683.12万元和6,059.64万元。应收账款和存货占用资金额较大,周转率水平较低,对公司营运资金的保障提出了较高要求。天箭科技自己承认,如不能有效提高应收账款和存货的周转率,将影响公司经营活动的现金流,可能导致公司出现流动性不足的风险。

创始团队多人退出

包括曾经的第一个大股东伍文英(现名为伍丽璇,下同)等在内的多个创始团队成员退出,这种现象在众多IPO企业中实属罕见。

2005年3月,天箭有限前身成都鼎天微电技术有限公司成立。招股书资料记载,2005年2月28日,成都鼎天微电技术有限公司全体股东签署《成都鼎天微电技术有限公司章程》,同意设立成都鼎天微电技术有限公司,注册资本为300.00万元。

根据当时的出资情况,伍文英等四人为核心创始成员。其中,伍文英出资额为90.00万元,出资比例为30%;陈亚平、刘颖强和张孝诚各自出自45万元,出资占比都是15%。四人出资比例合计高达75%。

鼎天微电成立时的股权结构情况

但在随后三次股权转让过程中,包括伍文英等在内的一干创始团队成员选择了退出。

第一次股权转让发生在2005年3月,鼎天微电召开股东会,决议同意伍文英将其持有的30.00万元出资额(占注册资本的10.00%)转让予陈昌桂。股权转让价格为1元/注册资本。

第二次股权转让发生在2006年12月,刘颖强与张孝诚签署《股份转让协议》,约定将刘颖强将其持有的45.00万元出资额转让予张孝诚,其出资额达到90.00万元。股权转让价格为1元/注册资本。

第三次股权转让发生在2007年7月。张孝诚、伍文英、陈亚平、陈昌桂、鼎天软件有限公司分别与梅宏签署《股权转让协议》,约定将各自手中持有的股份悉数转让,股权转让价格为1元/注册资本。

2007年7月23日,鼎天微电完成本次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。至此,鼎天微电成立时5个自然人股东中,除了梅宏之外,包括伍文英等在内的4个创始人,都离开了鼎天微电。此外,中途加入进来的陈昌桂,也在第三次股权转让时选择离开。更让人感到有些迷惑不解的是,创始团队离开时,都选择了平价转让,可见其迫切程度之高。

对于创始团队退出的原因,天箭科技解释说,2005年至2007年,公司尚处于创立初期,业务量较小。该阶段公司正在进行固态功率合成技术的相关基础技术突破,项目技术开发难度较大,研发的周期较长,且资金需求逐步提高。因此,公司在该阶段暂时处于亏损状态。鉴于以上情况,公司创立初期的部分创始股东各基于自身的投资策略和商业判断,经与其他股东协商,决定转出所持天箭有限的股权,并退出公司管理。

公司治理存在瑕疵

自2017年以来,包括董监高成员都曾出现过变动。

陈海原为天箭有限董事,但在股份公司成立后却未被选为董事。据了解,陈海自2005年3月开始担任公司的董事,一直持续到2017年底。不过陈海未曾在公司担任除董事以外的其他职务,未曾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在股份公司成立之后优化董事会成员时,陈海不再担任董事。

不设监事会的监事、监事会主席屡屡辞职,成为天箭科技近两年来一大“奇观”。陈涛原为天箭有限公司监事,2017年8月辞去监事职务,但继任者刘成梅仅在任两个月,便在同年的10月辞去监事职务。股份公司成立后,第一届监事会主席李志刚辞去职务;2018年1月陈涛辞去副总经理,并在2月担任监事会主席。

梳理监事职务变化的原因,不难发现天箭科技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缺陷,抑或说其在内部控制方面存在不完善的地方。天箭科技解释认为,陈涛辞去监事职务是因为其担任副总经理,与监事董事、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兼任监事规定相冲突。但在2018年2月,陈涛却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而被选为监事被担任监事会主席。在分析人士看来,如此频繁切换职务,显得随意性很强,这并非一家严谨公司所为。

类似的情形在天箭科技内部一再上演,2017年8月底,陈涛辞去监事职务之后,公司股东会选举刘成梅为监事,但任职不到两个月,便在同年10月19日辞去监事职务。天箭科技给出的解释是刘成梅为公司财务人员,为保证其财务人员职务与监事职能不发生冲突,故辞去监事职务。但问题在于,当初在选举刘成梅为监事之前,此人就已经是财务人员,为何当时没有发现此类问题呢?

此外,天箭科技核心管理成员中的财务总监,也是在股份公司成立之后才聘任。招股书资料显示,2017年12月22日,公司召开第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,聘任公司总经理、副总经理等,王艳也正是在这一天被聘为股份公司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。而在有限责任公司阶段,由梅宏负责财务及资本运作等方面工作。聘任王艳为财务总监,天箭科技表示其具有丰富的财务、管理经验,对企业上市等相关公司较为熟悉。

对于天箭科技不设监事会的监事、监事会主席屡屡辞职、财务负责人变化是否存在深层次原因,曾引起发审委关注。

责任编辑:

分享至 : QQ空间

10 人收藏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收藏

邀请

上一篇:暂无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社区活动
又一拨家门口的民办园转普惠!福利来了

配置方面,新车将根据版本差异,在天窗、后视镜、轮圈、摄像头、【....】

654人往期回顾
关于本站/服务条款/广告服务/法律咨询/求职招聘/公益事业/客服中心
Copyright ◎2015-2020 江山信息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江山信息网 X1.0
中国福彩官方app叫什么